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畸零地》

畸零地10.0

类型:剧情  台湾  2019 

主演:宋柏纬 刘倩妏 

导演:張翰 

剧情简介

《畸零地》 - 畸零地电影土地代書張建華為了替建商整合分屬月光卡債族簡憶白及投資失利而家產被查封的簡民雄兩家人的鄉下畸零地產權糾紛,捲入了上一代簡憶白母親因為未婚生子而被趕出家門的恩怨情仇之間,在你來我往的產權處理中,逐漸釐清了錢與利益不是一切,永遠要記得自己從哪兒來的人生體悟。

猜你喜欢

  • 超清

    最后一间房

  • HD

    纽瓦克众圣

  • HD

    致埃文·汉森

  • HD

    我是卡尔

  • 更新至01集

    占领区第三季

  • 超清

    悬崖

  • 超清

    宋慈之河神案

  • 超清

    当男人恋爱时

  • 超清

    终极代码

  • 超清

    别叫我酒神2

  • 超清

    毒海风云

人口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自康熙平定三藩之乱以后,人口呈递增趋势,人口膨胀所造成的耕地、粮食供应等方面问题,都尖锐地摆到清朝统治者的面前。人口爆炸的危机。清代入关前的皇宫清入关后的第一次人丁统计数字是一千四百万(顺治八年),十年之后的统计数字是一千八百万;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实行“滋生人丁,永不加赋”时,登记在册的人丁是二千四百六十万;上述统计数字,只是交纳钱粮的丁口数字,既非全部人丁数,更非全部人口数。雍正年间,实行摊丁入地、地丁合一后,每五年进行一次的人丁编审已无意义。面对人口剧增所造成的压力,清朝统治者迫切需要掌握人口的实际数量,以便调剂粮食,储备赈荒。乾隆六年(1741年),所进行的第一次人口统计(包括“大小男妇”)数字是一亿四千三百四十一万,突破了以往任何官方统计数字。乾隆八年(1743年)的统计数字,是一亿六千四百四十五万。此后人口一直以接近百分之十三的增长率递增,到乾隆三十年(1765年),人口突破二亿,至乾隆六十年(1795年)已接近三亿,人口数量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面对“每岁户口孳息”,民间谷价,有增无减”,清统治者“焦劳宵旰”。在粮价上涨的背后则是地价上涨、“诸物贵”以及地少人多而造成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奖励垦荒。乾隆五年(1740年),下达鼓励开垦边角畸零地亩的谕令,其谕曰:“各省生齿日繁,地不加广,穷民资生无策。向闻边省山多田少之区,其山头地角,闲土尚多,或宜禾稼,或宜杂植”,“嗣后悉听该地民夷垦种,免其升科,并严禁豪强首告争夺,俾民有鼓舞之心,而野无荒芜之壤”。为保证“免其升科”的执行,经户部议复、乾隆批准,颁布征钱粮的标准:直隶省(今河北省)二亩以下不成丘段的土地;山东,中等地一亩以下、下等地二亩以下及山头、滨河的零星地;河南,一亩以下的上等地、五亩以下的中等地;山西,十亩以下的不成丘段的瘠薄地;湖北,旱田二亩以下、水田一亩以下;江苏,荒山硗瘠地及不成丘段田埂、沟畔地;安徽,一亩以下的水田及二亩以下的旱田;福建,一亩以下的零散地;浙江,不成丘段的瘠薄地;湖南,水田一亩以下、旱田两亩以下;四川,上等地五分以下、中等地一亩以下;陕西,山头荒地、地角不成丘段地;甘肃,山头地角荒地;广东,山梁瘠薄地;云南,硗薄地;贵州,山头地角奇零地;广西,水田一亩以下、旱田三亩以下。边疆垦荒。辽阔的边疆地区为剧增的人口提供新的栖身之所。尽管自清初以来,历代统治者对满族发祥地东北实行封禁之策,禁止汉人移居东北实际是禁而不止。山东、河北失去生计的农民或从海上、或从陆上闯入关东(东北在山海关之东)。至乾隆时期,清朝廷迫于人口压力,进一步放松关禁,乾隆为此发布上谕:“盛京(指辽宁)可耕之土甚多,畿辅山左,无业穷氓,挈侣至者,成耕艺安居,久之悉成土著,日积日多。虽于本地淳朴古风有碍,然太平日久,户口繁孳,借此以养无数穷黎,故向有禁之之例,而未曾严饬也”。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乾隆再次重申:“山海关、盛京等处,虽旗民杂处,而地广土肥,贫民携眷出口者,自可藉资口食,即人数较多,断不致滋生事端。”至嘉庆十七年(1812年)据官方统计数字,辽宁、吉林、黑龙江的耕地达二千二百九十万亩,较之清初增加二千万亩。蒙古地区也有汉民大量涌入,“沿边内地民人前往种植,成家室而长子孙,其利甚溥”。蒙古王公“或招募民人为伊开垦,或雇觅佣工”;清政府将官有牧厂余地招民垦种,“每五顷为一分,各量资本,或一户认种一分,或数人合种一分”,进一步刺激汉民到口外谋生。“或行商,或力田,致数十万人之多”。至乾隆中叶,汉民增到五十万以上。到道光初年增到八十八万,内蒙成为蒙汉杂居的半农半牧区。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清朝廷收复台湾之后,闽、广一带人民渡海私入台湾谋生者日多,乾隆九年(1744年),清朝廷作出凡去台湾者一律编入保甲、凡在台湾有田产者,可把在内地的祖父母、父母、子孙接去抚养。“漳、泉、粤之民趋之若鹜”,各地出现汉庄,“各庄佃丁山客,十居八九”,“呼类引朋,连千累百”。自雍正年间,实行改土归流以后,“凡土司之新辟者,省民率挈孥入居,垦山为垄,列植相望”。“楚、蜀、黔、粤之民,携挈妻孥风餐露宿而来”,“携眷依山傍寨,开挖荒土”,“报垦几无隙地”。打箭炉,“为汉夷杂处,入藏必经之路,百货完备,商务称盛”,“常年贸易,不下数千金,俗以小成都名之”。大小金川平定后,该地有十三万亩土地招汉民垦种。乾隆年间,开拓天山南北之后,在清政府的鼓励下汉民去伊犁、乌鲁木齐、哈密一带屯垦者日多,按照规定“呈垦者每户给地三十亩,并给予农具、籽种、马匹,六年升科,如力能多垦者,取结给照,永为己业”。“内地之民争趋之,村落连属,烟火相望,巷陌间牛马成群,皮、角、毡、褐之所出,商贾辐辏。至于绍兴之酒、昆腔之戏,莫不坌(奔,聚集)至”。“字号店铺,鳞次栉比,市街宽敞,人民杂辏”。内地居民向边疆地区的流动,不仅基本上解决了人口剧增所造成的土地压力,缓解了因土地兼并、自耕农沦为流民所造成的危机;也加速边疆地区经济的发展,密切边疆地区与内地的经济、文化联系。推广高产作物。为解决近三亿人口的吃饭问题,玉米、白薯这两种产于美洲的高产作物在乾隆时代得到推广。白薯生命力强,耐干旱、耐水涝,盐碱地也能存活,抗虫、抗灾,产量极高。“上地一亩约收万余斤,中地约收七、八千斤,下地约收五、六千斤”。乾隆初年,白薯从闽广传至北方,福建人陈世元去山东,见该地因旱歉收,遂“捐资运种及应用犁、锄、铁耙等器”,到山东胶州传播栽种技术,“秋间发掘,子母钩连,如拳如臂,乃各骇异,成乐受种”。未几,陈世元之子陈云又把薯种运至河南朱仙镇及北京一带栽种。直隶无极县令黄可润从原籍福建带来薯种在当地试种,“结薯甚多”。山东布政使李渭,总结在北方栽种白薯的经验,撰写《种植红薯法则二十条》(乾隆十七年);山东按察使陆耀刊印《甘薯录》详细介绍种植方法。乾隆在看到陆耀写的《甘薯录》后,令直隶总督刘峨、河南巡抚毕沅把此书广为传播,令彼等“当即转饬各属,劝谕民人,广为栽种,接济民食,亦属备荒之一法”。在清政府的大力推广下,白薯在山东、直隶、河南、陕西等省得到广泛种植,“颇著成效”,“俾佐粒食”。适宜在山地种植的玉米,在鼓励开垦山头角地的谕令推动下,在大江南北得到广泛种植。四川、陕西、湖北、湖南、广西、安徽以及华北等地“延山漫谷,皆种玉米”,“土人称为六谷”,“春煮为粮,无异米谷”,“特此为终岁之粮”。迨至乾隆中叶以后,玉米、白薯成为主要食品,”穷山深谷,“全赖包谷、薯芋、杂粮为生”。输入洋米。为解决人口剧增所引起的粮食短缺、平抑粮价(自康熙以来粮价居高不下),清政府鼓励从暹罗(今泰国)、安南(今越南)进口大米。乾隆七年(1742年),福建、广东商船在返回时带回大米六万六千余石。为了鼓励外洋货船贩米入境,乾隆特下谕令:”自乾隆八年为始。嗣后凡遇外洋货船来闽、粤等省贸易,带米一万石以上者,著免其船货税银十分之五;带米五千石以上者,免其船货税银十分之三。其米听照市价,公平发粜。若民间米多,不需籴买,即著官为收买,以补常社等仓,或散给沿海各标营兵粮之用,俾外洋商人得沾实惠,不致有粜卖之艰。”同时亦鼓励去暹罗打造船只的中国商人返回时购米装船,一举两得。乾隆在上谕中明示:“暹罗产米甚多,向例原准贸易,向来获利甚微,兴贩者少。今商人等探听暹罗木料甚贱,易于造船,自乾隆九年以来,买米造船运回者,源源接济。”从乾隆十六年(1751年)起,准许商人自备资本,购米入境,并规定“数在二千石以内者,循例由督抚分别奖励;如运米二千石以上者,按数分别生监、民人,奏请赏给顶带”。在清政府的鼓励下,东南亚的大米源源输入闽、广。尽管清王朝遇到前所未有的人口压力,但由于边疆地区的开拓为剧增的人口提供新的谋生地带,不仅解决了人口压力所酿发的危机;也使得清王朝避免土地兼并所造成的流民问题的冲击。而高产作物的推广及对洋米入口的提倡,则使得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承受住了人口膨胀的压力。



要购买二手房是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购买二手房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